Sign in

五百擊;寫一切關於你我存在的兩個城市的故事。https://campsite.bio/ataleoftwocities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說,但是因為這一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太久了,所以我今天在領取『行動預點』的餐點時,我提出了我的詢問!我記得每一年都差不多是這個時候,我都會收到來自星巴客的通訊,有關於我的金星級等級資格的延續,還有另外會通知我我的星哩程星星即將過期要歸零了。我對這通知感到非常的困惑,也深感模糊。

photo credit to Ruby Sky Stiler, “Old Woman (terracotta and green)”, 2021

謝謝您對星禮程Starbucks® Rewards的支持!

恭喜您! 您的金星級等級資格已被保留並可再展延12個月,您可至星巴克企業網站或星巴克APP查詢您的星禮程等級相關資訊。

由於無論是被展延等級資格或降回前一個等級,在等級資格為期12個月的週期中,您帳號中的金星禮星星數均會歸零 ,而系統會自動在等級資格週年到期日隔日將您尚未兌換的金星禮星星以每35顆星換算成乙杯中杯飲料,並生效於您的帳號中,而不足35顆星的星星將會歸零失效,若您在此到期日前仍有尚未兌換的星星,建議您可以在此到期日前選擇至門市或星禮程金星禮線上平台兌換回饋。再次提醒您, 帳號中的所有星星將於2021年11月5日到期歸零。

在我的手機星巴克App裡面,有兩種星星,一種叫做-等級資格星星數168,另外一種叫做金星禮星星數;前面那一種,經過我的詢問了才知道,是根據我的消費總額(金額),而決定是否我保有金星級等級的資格以及是否續這等級的會員,再12個月。而另外一種金星禮星星,意思就是每一次我的消費,每NTD$35元,可以轉變為一個星星,而這一些星星可以在使用手機App結帳時,以扣除的方式 (扣除35顆星),兌換帳單折扣NTD$85元 (而是由我之前消費了35*35=1,225才換來的35顆星,給你扣除85元;差不多等於我要喝中杯每日精選咖啡,才會被你送一杯免費的)。

第一,誰會知道這兩個星星的差別,特別你還都用『星星』來取名,好像好厲害,但實則很模糊,更混亂;第二,等級資格星星是算總額的就算了,金星禮星星除了被你嚇到要歸零,即便你恐嚇的歸零是要轉變為中杯每日精選的兌換電子Coupon (跟上面的35顆星是一樣的意思,同樣讓你扣除85元結帳的Coupon),但是你隱藏的資本主義推手更具禍心,那就是你還設定了電子Coupon的使用期限日期,逼使用者一定要在何時何時用完。

我忘記了我受過這樣的罪幾次了,有多少次是我以為兌換電子Counpon是沒有期限的,然後就放到它真的在地球上消失個無影無蹤,等於差不多就是我把一個又一個我消費賺來的85元,再一次自己丟進垃圾桶,而通常用35顆星星換算,我至少會有個10杯中杯每日精選,然後就這樣浪費掉了!我覺得很不邪惡就是了。

再者,第三,當你歸零了我的星星,轉換成兌換電子Coupon,我要如何或確認你是不是會把所有的電子Coupon都設定在一個月內?兩個月內?三個月?半年要使用完?我猜,但我不確定,你是如何去計算你要給我的Coupon使用期限,但我想你肯定要我盡快用完,繼續為你燃燒錢包,是嗎?意思就是說,你從我的消費去好像給我善意的星星,但只給一年的累積時間,強制轉為兌換電子Coupon,好像又給我摸了摸頭,但是又限制我要在你又規定的時限裡面,把這電子Coupon再使用掉,怎樣都你贏是嗎?

最後,再這樣經過詢問之下,經過了多年我才知道的事實,就好像是星巴克私藏在口袋中的魔戒,我是不知道如果我永遠都不詢問,你是否會在你任何的公開訊息的地方,把上面的機制給說明清楚?有可能嗎?星巴克會這樣做嗎?我不知道,但是一來我覺得我有被隱瞞的感覺,二來收到那樣歸零的通知讓人很不爽,三來再發現我還要被強迫推著在期限內使用完那電子Coupon更讓人覺得不爽,還可能過期不再能夠使用。我只問一句話,累點你到底虧在哪裡呢?還是你只想多挖出更多消費者什麼呢?

你如果坦白一點,我還會對你友善一點。但你確實是銅臭了許多!


這一次小旅行的安排,就這樣突如其來先訂了旅館,以下午三點鐘check-in為起點,往前填寫,往後填滿;早上臨時就插了一個『龍與雀斑公主』,片長兩個小時,出來了之後,就中午了,那中間到下午三點要幹嘛呢?就是你了,我已經肖想很久的蔦屋書店,除了搬家了就算了,還多開了Share Lounge的空間和服務,怎不嘗鮮呢?哪一次不支持?

photo credit to Anoushka Mirchandani, “Golden Hour”, 2021

蔦屋書店在CitiLink的三樓,一進入書店的入口,就內設了一間Louisa,繼續往內走,就是Share Lounge的所在地;而我想有去過其他台灣的蔦屋書店的人都應該知道,它有一個特色就是可以在店內用餐,並且選書架上的書,一邊用餐一邊看書,不管是之前開在店內的Wierd餐廳,又或者是現在的Share Lounge裡。

當然這一個現在全台唯一的蔦屋Share Lounge,到底有什麼特點呢?第一,它在交通十分方便的地點,CitiLink底下就接松山車站還有松山捷運站;再者,這是一個複合式的大樓,來往交流以及辦公室團聚,更是一個可以多功能使用的空間;最後,就是它附屬的使用方案,以有含酒精與未含酒精為區分,小時計費,延長以半小時單位(半價計時單位為計),更有一整天單日方案可以選擇,可以無限量使用的茶水點心麵包啤酒等,我認為是很足夠的!

當然說到蔦屋書店我們就不能夠忽略它所提供的生活風格設計,透過空間的成列,置入經過風格篩選過後的設備、用具,整體營造的氛圍,搭配格閘之外的書店,這樣一個Share Lounge的空間,是精緻的,是低調的,也是具有溫度的。如果真要挑剔,還是那一個Share Lounge的空間,如何營造出共享空間所希望帶入的各種連結與刺激,透過不同類型與不同背景的使用者的交流與碰撞,能夠帶出更多的創意與價值。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整體的環境設計,以中央區的類似大廳的形式,外圍環繞靠牆或靠窗的單人為單位的座位群,更有最內部可以拉上隔門的長型會議空間,這樣多功能易於變動與組合的空間設計,更能夠符合各種不同需求的使用者來做使用!

我待了一個小時半,感覺很不錯,人不多也是其中一個原因,星期五的三點之前,但環境是舒服的,座椅也是舒服的,餐點其實就不那麼重要,但麵包是好吃的,咖啡是好喝的,濃湯是可以嘗試的,啤酒更要好好喝一下,其他的點心堅果糖果餅乾我倒就覺得還好。推薦給大家,有機會嘗試長是!


我覺得我實在是太失敗了,剛買的一組鍋,當我依然沉浸在我買了一組好鍋,尺寸很棒,雖然重了點,但一隻炒鍋和一隻平底鍋,總算是看得比較順眼,好過Tafel太多,而且看起來堅固了許多!但,和我的緣分,確實薄淺。

photo credit to Logan T. Sibrel, “Hot Sleepers”, 2021

這種事情總是在我身邊圍繞,這種消耗品的消耗,而且是以一種難以想像的速度,或者是意外總是撲面而來。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說,我覺得這一陣子到現在,我認為我為了照顧這些鍋子,我確實是照顧的膽戰心驚;或許照顧不能說上,但我認為我至少是兢兢業業的在使用它的時候,使用它;甚至,我還會手抖!

但一樣產品要讓使用者這樣輕手輕腳的使用,到底還是一個好產品嗎?我不知道,我沒有答案,但是我覺得我好心累。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我把剩下的四顆雞蛋,放了許久了,要煎來當作是早午餐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是四顆荷包蛋),所以開始操作;把平底鍋拿出來,冷油下鍋,開火 (中小火以下),更把油搖擺的平均分布到鍋面,等待油溫上升。

打蛋下鍋,在四個方位,等待可以翻面的時候,拿起我的木鏟,注意著可以翻面的時機,但這很困難,而且我翻不好,更擔心煎蛋過熟或過不熟,無論如何,我完成了,把它們鏟出到盤上;我更注意,要先把鍋內的油先用紙巾擦拭吸乾,並且等候它整個鍋的溫度降下,之後我再拿去流理台用海綿與清潔劑清洗。我就到客廳去了。

注意到了嗎?這些流程還有動作,我忘了什麼?『我忘了關火』!中小火的轉把,就跟關火狀態一樣,是上下直立的形式,只是關火是標記朝向正下方,而我所轉的中小火,標記是朝下下方 (接近正下方)。直到我從客廳再走回來到廚房,差不多已經十幾分鐘了,這鍋就在中小火的狀態之下-形同乾燒!

當我走近的時候,一股莫名奇妙的熱襲,整個廚房狂熱,還有一個味道,但是沒有油煙,而當我接近熱源,才驚覺是我新買平底鍋,而轉眼看到那開火手把,趕快把他轉了上去-真正的關掉,我還在驚嚇當中,但只是把這把平底鍋擺到放邊去放涼,再來看到底怎麼了。

結果,當我回來清洗它,我發現,它的內鍋面,出現了許多顆粒的觸感,我猜可能是塗層的溶化然後又冷卻結粒吧!怎樣用海綿還有清潔劑都無法消除,我更不敢再繼續下去,只想著,我到底還能夠能夠繼續使用這個鍋,只記得,我應該要趕快聯絡廠商客服好好地問問。

結論,即便沒有發生大火或濃煙,但昨天的十分鐘乾燒,已經讓我夠驚嚇了,才剛買不久的一組鍋,一個平底鍋已經被我搞壞了,就在我粗心大意之下,這樣的被糟蹋了,非常的糟糕,我相當的自責;想說,連關個火,都可以這樣不上心,還想要做什麼大事呢?


中華電信家大業大,我知道,而且似乎越大就萬年不變,但是要改個東西,或換個東西,都要層層關卡到,好像在防賊一般的大企業心理;並且業務的延伸,卻是向外分了一層又一層,複雜到我到最近才知道,原本我家的光世代網路 (附加+MOD),竟然是沒有合約 (意思就是我有使用這個服務,每一個月付款,差不多就是訂閱制的感覺?)的狀況?我其實是下巴掉下來的。

photo credit to Hayv Kahraman, “Back Fold”, 2020

我還記得應該也是這一兩年的事情,我去合併轉號碼之後到中華電信的手機費用,以及家裡網路的帳單 (附加+MOD);我相信你可能也許和我也感覺誇張,意思就是申請合併帳單,還需要跑到實體的中華電信服務處,這件事情我就不再說了,而且還需要很長的工時才能夠合併起來 (傻眼)。

當時候,我以為我是去辦了合併,以及續約的事情 (我家網路+MOD),但是後來我上一個月打電話去詢問我的合約狀況,才發現:原來如此啊!我沒有合約啊!因為我姊最近也在看有線電視所推出的家庭網路方案 (真的便宜很多),所以我打了這個電話,才發生:意思就是,隨時可以離開中華電信-跳巢其他家的家庭網路。但後來這件事情,就被暫且放下了!

接著發生了『氣炸鍋』事件,讓我姊看到了中華電信網路續約 (100MB),有附贈氣炸鍋,所以我剛剛打過去了0800080123的客服;如同每一次的經驗,特別是在這個疫情時間,除了語音程序還是一樣的白癡智障,長時間等候之外,更讓我傻眼的是-客服人員回應我的詢問:加入續約之後我想要氣炸鍋,的這個問題。

首先這個方案是到09/30結束,所以我現在打電話要申請加入 (09/27),我覺得非常合適且合理。但客服人員開始說起了讓我傻眼的勸退(或拒絕)的理由:1). 我原本的方案 (傻眼沒合約的那個) 是網路+MOD,如果要申請這個續約 ,我的MOD就要放棄 (不包含):首先,我沒有意見,雖然包在MOD內的199電影方案,我有時候還滿喜歡的,重點是有限選擇以及偶有跟的上時間的電影選擇;2). 氣炸鍋的這個選擇方案,很多人選擇,要貨到差不多也需要到十月多:很可以啊!我沒有問題;3). 因為你現在來申請,『我們』的工作程序差不多需要3–5個工作天,所以會超過09/30的方案結束日期,所以我不建議你選擇這個方案:這是最讓我傻眼的,我在你規定時間之前 (09/27),打電話過來申請,然後你跟我說你需要3–5工作天,明明就是你的問題,然後好像是我的錯的感覺?再者,你網站網頁上面哪裡有寫到提醒所以參考者-請務必考慮我們緩慢的工作程序,約3–5工作天,再選擇適合你提出適當申請時間的網路方案!哈囉,你現在是怪誰?所以方案結束09/30,算上你的工作時間,我最好,一定要,在09/25之前提出申請嗎?那拜託你,就寫09/25前提出申請,你在跟我玩文字遊戲嗎?

我的結論就是-我直接掛了電話,不辦了。但中華電信以上的客服回應,確實讓我傻眼貓咪,你就算認真編一個理由,都不會是上面那回應般的扯!我只能夠說,這一個順風車,結果變得很不順就是了,原本從中華電信跳到遠傳,又跳回到中華電信,我以為十年已經足夠了,但確實-一點都不沒有改變,就是一個僵化到麻痺的萬惡資本私人企業。

我和我姊最近也在討論手機合約的續約,她比較了一堆的方案,各種不同的電信公司,怎樣中華電信或遠傳的方案,都是比台灣大哥大、亞太、台灣之星還要貴,可能貴很多;要參考怎樣的優惠方案,我們的討論,在中華電信或遠傳,就好像是-施捨,給你的;反之,其他電信業者的方案,感覺是-求你,來使用。即便中華電信或遠傳,基地台或頻寬可能是分佈最廣,或最密集的,所以可能訊號也比較穩定等等,但真心認為這類大到不能倒的公司企業,扎扎實實的受到打擊!


我不知道這一支Pixel 3到底要多麼的脆弱,但我很定的是當Pixel 6喊著要上市,我也躍躍欲試的同時,再一次發生這樣的事件,確實讓我興致缺少了不少,我到底是買到了什麼東西,即便這三年下來的戰戰兢兢,但至今它還是傷痕累累!

photo credit to Victor Vasarely, “Harlequin”, from ‘Figurative’; Clown with Ball

三年前我剛拿到手機的時候,我也順便購買了一個特殊紙製的google 手機殼,那樣的編文我很喜歡,即便它很容易弄髒,並且是看起越看越髒,我都還是把手機收在殼內,但就在一次吃我最愛的古亭捷運站的黃媽媽牛肉麵,它就這樣從檯面上掉下去,我裝了保護殼,我更裝了螢幕保護貼,但它還是脆了在正面。

當時候,是我拿到手機之後還使用不到幾個月,有沒有保固我是不確定,但我報修了Google,而且還真的被接受了 (當時候我就看了許多網路上的分享類似我的這些案例),最後我得到了現在手上的這等於是第二支的Pixel 3,那一個時間點,Pixel都已經出到4了。

我應該要高興嗎?我不知道;但新的Pixel 3,我沒有讓它穿上Google的手機殼,因為我確實也無法忍受裝上之後,側邊的按鍵是超級難以按壓,更會按錯,也很不能夠摸到;所以我放棄,到目前為止,我都是拿著一台裸機 (白色粉陶瓷機背的機身,但上段鏡頭是條玻璃製的緞帶,搭配粉綠色的按鈕;還是好看極了)。

直到去年,我真不知道到底是認真我的問題,還是真的是機子的問題,它又裂了,是那正面機身的右上角,也是一樣一摔,好死不死就是正面;蜘蛛絲就出現了,而且角端還卻有樹脂玻璃的脫落,確實是缺了一塊;因為這第二次的事件,我買了貼在手機後的鉤環,想說我手彆扭的勾著,至少你手機不會被飛出去,然後發生事故 (我確實感謝之後的很多次掉落,都是很巧的背後著地,然後鉤環救了那每一次的驚嚇)。

但各位,生命就是不斷的考驗,大約兩年過後到今天,手機背後的鉤環 (也可以當作是手機的支架,立在桌面傾斜看),既然給我鬆了,意思就是說鉤環再也沒有支撐的作用了,所以我所幸的把它給拆了,而那時候心想-我應該也差不多時間可以換Pixel 6了吧,預告都出來了,今年九月多還是十月多。

而生命戲劇不會放過你,更好死不死的,真正裸機的它 (沒有機殼,沒有一螢幕保護貼,沒有背後鉤環,什麼都沒有!),就在剛剛在一次跌落地面,我僥倖覺得是背面著地,應該可以沒事,但剛睡醒的我,又被生命擺了一道,背面出現了更大片的裂紋,是那種卡通裡面會出現的那種,還延伸到鏡頭去了。

我不敢想像,我現在要如何把它拿著,進行每一天的日常生活,但我很肯定的是Pixel 3已經快要壽終正寢了,沒有殼殼不好用,沒有螢幕保護貼,沒有背後鉤環因為它鬆了晃啊晃,正面和背面都是蜘蛛絲,再加上現在一天充電都要充好多次,手機無時無刻不發熱。真的是這樣嗎?你跟我的緣分就到此嗎?但,我還沒有看到你未來Pixel 6的蹤影說,但你如果是這樣的硬體的品質,那我還可以期待你帶給我更好的嗎?


我其實在上週想到了這個問題,之前寫過了這一篇 (Vocus: 可以搭上熱潮的電子書版?),這一篇文章又是因為這一篇關鍵評論網的文章 (TNL: 電子書不是紙本書的「數位版」,反而是最有效率的知識變現工具),又想到因為這一個疫情,確實我明顯的買電子書買的比紙本書還要多;那問題來了,我要怎樣帶著電子書去書展呢?

photo credit to Mr. Brainwash, “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 (Fuschia)”, 2020

為什麼這是一個問題呢?我想,應該有一部分的人,每一年度的逛書展,除了買書之外,還有就是參加沙龍之類的,能夠遇到自己喜歡作者的座談,甚或者是簽書會?…對齁!那電子書,要怎樣簽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一個問題,但我覺得當我想到了這個問題,我是傻住的!更特別的是,我想或許這又是電子書出版社可以更延伸和推展的潛在市場。

電子書如何能夠搭上簽書會這樣限制只有買書的人才能夠有機會得到一個有特殊價值與紀念的一個留念呢?是的,我們之前買了實體書,如果剛好撈到那一本讓你感同身受,收穫巨多,難得有這樣一年一度的最佳機會,能夠和那一本書的作者見面,面對面,心情很澎湃,當等候在排隊的人龍之間,到最後一刻和作者的致意,以及作者打開那書封內頁,簽上對你,還署名給你,對你的感謝還有你希望它寫上對你的祝福的話!

這些的這些,當你買的書變成了-電子書,還能夠實現嗎?

邀請大家一起來說看看,如何想像,那一本一模模一樣樣存放在電子書用戶的同樣一本書,除了有你獨特的劃線與筆記之外,更能夠透過作者加持之後,更有價值的提升?


我實在是非常的厭倦,要上個廁所,還要期待是否門禁是開著的這件事情!沒錯,這個疫情開始,到三級解除,或到現在又再一次的岌岌可危,我只能夠說,確實除了防疫的事情要做,更還有性別歧視的事情,同樣也正在發生著。

photo credit to Audun Alvestad, “Legs”, 2021

在疫情之前,在這一棟護理學院的粉色建築當中,這樣的狀況,對於生理男性的我,要上個廁所,特別是在門禁開啟之後,往往都差不多是下午五點半或六點過後,特別感覺這環境確實是有在性別歧視。更特別相反的是,是對於男性的性別歧視。

我可以理解,在建築物當中,樓層之間,會有存在不同的系所或研究室,而很多時候更會有發生的狀況是,一個樓層還被切割成,不同的區域或不同的系所所合用。所以,我所在的這一個樓層,很恰好的被切割為兩邊,一邊是XXX系所,因為小就畫在一區,另外一邊是OOO系所老師的辦公室區,中間有個過渡區,當成是緩衝,如電梯出入口,樓出出入口,還有存在著一些不同的研究室還是辦公室。

剛好就這XXXX和OOOO系所,都設立了門禁阻隔,意思就是說,疫情之前下班時間門禁會上鎖,疫情當中 (就跟現在),不一定標準 (更不知道標準)的門禁時間不固定,意思差不多是它想上門禁就上門禁,沒有權限的人逼卡是無法進入的。那也好,我沒必要去辦公室,如果沒事;但我有必要要上廁所,而且剛好的是這一棟陰盛陽衰的建築,男廁只存在於單一邊XXX的最邊角,而且沒門禁還上不到廁所。

偏偏就是因為這樣,你要說因為疫情也好,但我進入這建築物已經刷過一次門禁了,我活動範圍就在這一個樓層,但是我要去只有一間的那一個生理男性廁所,我只能夠通過那一個XXX系所的門禁,是在哈囉嗎?為什麼,在門禁開啟的狀態之下,就只能夠限定廁所的使用給單一那XXX系所的人呢?這難道不是性別歧視嗎?

而這樣的事情,只要我出現在學校,就每一次都會發生!每一次都是碰運氣,看門禁有沒有被鎖;好運的話,你可以進去上廁所,壞運的話,你就要去沒有門禁的樓層,去找廁所上。我是知道中華民國台灣的建築設計,是一定有要求廁所的建置,還有規定男女廁的分配比例;而在這種後天所形成的間隔方式,並且設有門禁的狀況,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法律條規可以規範?

但顯然這樣的狀況,對於生理男性是給予不平等的機會,得到上廁所這樣人類基本需求,且不符合人權的一種侵害;為什麼,這樣的建築之下,女廁可以有兩邊 (等於是兩套),但男廁只被限定在-有門禁限制-的一邊呢?難道,不應該給予所有生理男性門禁的權限,讓生理男性可以人人有權力有選擇權想要到哪裡撇尿拉屎,就去哪裡撇尿拉屎呢?

在這個男女平權的時代,卻有男權性別歧視的如此事件,我深表遺憾。其他案例還有,我先記到這裡了 (我憋笑)。


我好像在一兩週前就看到類似reference的文章,但其實看到的當時,也正好差不多2021年的台北台中米其林評鑑出爐,也算是搭到了議題的順風車,原本就只想著有人欣喜有人傷心,畢竟被這樣具有國際聲量或權威性的出版所評鑑,是否被納入推薦,是否加上桂冠般的星等,當然也有被拿掉頭銜的另一面。

photo credit to Samantha Rosenwald, “Crocodile Tears”, 2021

即使我樂意的追逐著米其林的腳步,畢竟一個評鑑制度的成立,從早期的公路旅行發起,帶入了交通的發展延伸,將旅客帶入餐廳,進而促進了商業與旅遊;到現在落腳於各大都會城市,成為一本可參考的手冊,尋找著不同分層的、樣式的、價位的,飲食經驗。但好像,也不少聽到追逐星等的惡夢,又或者是批評米其林的評鑑方式。

神秘客,有可能拒絕嗎?更甚者,如果像是料理鼠王的那一種刻意要搞破壞的偽裝者,這一類的想像、猜測,和懷疑,對於店家或主廚的壓力,可想而知。當然我知道評鑑就是讓人痛苦,因為那是一種對於既定品質的要求,除了食物本身,也延展到用餐的服務和環境;想一想,其實這本身就是一件,對於評鑑者和 "接受/被迫" 評鑑者,都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但或許大家熟悉的醫院評鑑,拿來跟米其林評鑑,還是個有優缺的。醫院評鑑,要求的項目公開,還跟你說要在什麼時候來評鑑,一方面是更為透明,但是另一方面是這樣還評鑑嗎?或者是短時間的 "偽裝" 呢?而講回米其林評鑑,使用神秘客的評鑑方式,不跟你說何年何月何時,但就是偷偷的跟一般的用餐客人一樣,進入店內用餐,但其實是一邊用餐一邊評價著你餐廳中用餐的種種。

值得注意的是,確實米其林評鑑只有最後評鑑的結果,而沒有過程 (希望我沒有認知錯誤);又若,是否有人 (被推薦,被納星的人)可以來分享看看,餐廳入選入星是否有收到評鑑報告呢?這我不清楚,但既然是評鑑,就應該也同樣拿出評鑑過程所累積的所有意見,哪怕是神秘客的匿名,但以我的想法至少要能夠說出就神秘客人本身,對於每一道餐點、環境、與服務的指指點點。

我猜,評鑑的大綱、項目,可能是有透明公開的,但是同樣也是我猜-評鑑過程的黑箱,即便只是一個以 "米其林" 為名的評鑑,當然還有其他千千萬萬的評價,但不管怎樣說-份量以及聲量,我相信確實是會造成巨大的影響的!但反過來說,我也覺得米其林評鑑,對我來說是錦上添花,而不是落井下石。

可不可以拒絕米其林評鑑?我要來評鑑你,在米其林之外,其實還有更多人用各種的方式早早就評鑑著了,譬如我使用Google Map,還扮演著其中一個Local Guide的角色,寫評論,給評價星 (也是星),或者是分享照片,還是留言討論或發問等;那這一些人,要進入你餐廳之前,都要自表身分嗎?還是必須要先接受身家調查呢?

這其實又要回到根本,就是米其林有多大的話語權,又或米其林有多好的評鑑名聲與質量,我相信這都需要站在與米其林對面 (或只少不是跟米其林站在一起的) 的人,同樣也是利用評鑑之眼耳鼻口,去同樣的感受,來做對照!但我相信,拒絕客人上門用餐的餐廳,感覺是怪怪的,更不用說神秘客制度要如何屏蔽呢?

當然,如果要針對米其林公告的入選的推薦或星等餐廳,是否能夠在公告之前,確認或詢問那一家餐廳-是否同意接受?是否同樣推薦在米其林網頁和手冊上?我相信這是更細緻的處理,畢竟你本身已經有點 "刻意" 不透明的程序了,讓店家自行決定是否要被你放上,我認為是更大器度的一種態度;畢竟你是米其林了,不是嗎?當然,你更可以去呈現數據,接受推薦 vs. 拒絕推薦,這樣的數據。

Reference:


我在看底下reference的文章的時候,其實真的是翻白眼翻個不停的。而最大一部分,也是因為我也常遇到這樣的問題,特別是我還不在台灣國內的那一段時間,語言的問題,我相信是一個跨境旅行者常遇見的問題,而相對於差不多等於在一個地方定居或長期停留的狀態的語言問題,我相信還是有些差別的。

photo credit to Ellsworth Kelly, “Yellow/Black”, ca. 1970

我認為要講到歧視的份上,我覺得只會有一種狀況,那就是你們對話的當下語言,對方是知道的,只是不想要跟你說;語言為了溝通,同情以及同理應該是人性,而選擇不跟你進行溝通或對話,我相信這裡面必定有不太正面的貓膩。但,其實當下的狀況,就只有當下對話的人,才會有真正的感受,因為除了語言之外,還有更多的環境以及行為線索。

文章中所舉得例子,在台灣生活,學習語言好了,但遇到台灣人都是以英文對話,我覺得很正常,因為就我本身而言,我認為英語應該是兩種來自於個異母語的人對話的基礎,至少它應該要是成為可以溝通得共同語言工具;而這些抱怨人家都只對他或她說華語的人,我認為就應該要直接表明-請問你可以跟我說華語嗎?這樣不是更直接了當嗎?說出你真正的需求和用意!

相對的,出到國外去,本來就有語言風險,特別是妳不是跟著旅行團,或少數幾人的自由行,還是一個人的背包旅行,我認為不會說當地語言,本就應該納入在評估的旅行風險,更需要預先做好準備,最好是自己都能夠解決,或至少要聯想到當下的情境,如何找出解方,即便是要找人問話。

但是,我更認為當地人,更應該學習的是,至少要能夠說出一句-No English的不好意思話句,讓迎面上來的旅客能夠辨識,這樣一句話就夠了,我們會摸摸鼻子繼續去找下一個-問說:can you speak English?或者是拿著手機上的語言電子書,或者是Google Translate,想盡辦法的去找到可以對話的基礎。

人都會有需要幫忙的時候,除了語言,我相信人與人之間還有感情的連結,看到需要幫助的人,或者是如果知道自己可以幫忙,我認為這絕對是我在台灣遇到需要幫助的外國朋友,我都會盡量做到的禮貌還有協助!同樣的,我也以相同的期待,希望我在國外,真落到需要尋求幫忙的時刻,外國的朋友也願意伸出一雙手,即便我們語言不通。

Reference:

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1328


最近已經卡在一個量表的scoring method很久了,即便我嘗試著想要去找到同樣也是使用這個量表的相關研究文章,但怎樣我都無法在Method或圖表之間去get到一點,如何計算這整份詳細量表的scores。

photo credit to Kenny Scharf, “Torna Doon”, 2020

讓我更無法了解的是,同一個量表,36個同樣的問題,還可以有不同的scoring method (大概講就是鬧雙包;就我所看到的資料,一個是要收錢付費的,一個是public domain之類的),而就是因為前一個scoring method我覺得很複雜太麻煩,所以我直接選取了後一個的scoring method;但結果一點都不像我想得這樣簡單。

36個問題,可以歸類為8個面向,就是第一步;但是八個面向,還可以歸納到兩個總和分數,而我就已經卡在這個總和分數很久了,因為我遍尋不到計算的方式。而我卻發現,這樣發展歷史永久的量表,其實累積了太多的文獻到,就算是近期的文獻,也不會寫到詳細或至少cite到詳細計算的reference,讓我非常的無所適從。但這卻又是我整理好results,以及呈現討論滿重要的部分。

我只能夠說,這兩週的過程,真的非常的消耗人。

Michelle Lù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